专栏|是真名士自风流

东方天书1480 次浏览0个评论2020年12月11日
是真名士自风流——读郝海洋古体诗集《心风十二月》文|张舒亚我与海洋君是大学同窗,1979年考入徐州师范学院(今江苏师范大学

是真名士自风流

——读郝海洋古体诗集《心风十二月》

文|张舒亚

我与海洋君是大学同窗,1979年考入徐州师范学院(今江苏师范大学)历史系。入校后方知海洋祖籍睢宁,出生成长在赣榆。海洋的大伯郝桂莲先生早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,师从史学大师吴泽先生。郝桂莲老师是我的中学恩师,师母刘秉达先生是我的小学恩师。先生所育兄弟三人,都是学有专长术有专攻的杰出人才。我从小与郝家三兄弟一起长大,经常出入师门,接受两位老师的教诲。正是由于这层关系,我和海洋一见如故,视同亲兄弟,在一起无话不谈。

同窗读书四年,海洋给我的印象是才华横溢,爱好广泛,尤其喜爱文娱活动。在新年联欢会上,或出演相声小品,或即兴吟诗作赋,令人刮目相看。海洋自幼饱读诗书,天文地理无所不晓,下晚自习之后或是休息日,经常见他在宿舍里吸烟饮酒,大摆龙门阵,引得同室开怀大笑。

在新冠疫情期间,海洋私下给我说,最近几年,他迷上了绝句,日积月累已有千余首。他想出一本绝句专集,嘱我作序。我虽然喜爱古典诗词,因为工作忙很少练笔,至今未曾写过一首像样的绝句。绝句字少而意多,言近而旨远,于方寸里寄托家国情怀,于咫尺中涵盖万千气象,所以宋人杨万里在《诚斋诗话》里说:“五七言绝句最少而难工。”唐人绝句佳作无数,似乎已将天地万物和人情世故写尽。我问海洋,你出一本绝句专集有把握吗?海洋回复我说:敝帚自珍,邻里无从借用;锦衣夜行,熟人无从知晓。虽是习作,还是付印在同窗好友之间交流吧。我佩服海洋的勇气和真诚,就欣然从命。但是我自知才疏学浅,对绝句素无研究,就请海洋快递一本诗集清样给我。我在民办学校做管理工作,教学任务繁重,只有利用休息日逐篇拜读,方知海洋的绝句已渐入佳境,无论是写景状物、叙事抒情、咏史怀古,都言为心声,自成一家。以我这样的诗词门外汉,真要动手写一篇读后感,又谈何容易?踌躇良久,直到拜读诗词名家邓星雨先生大作《读郝海洋先生诗作札记》,才算是悟出一点灵感。邓老先生在诗中说:

诗歌本质在于情,异草奇花有性灵。

六小散人精此道,一壶老酒喝月明。

寻山拜石弄闲情,长啸竹林鸟不惊。

几上孤琴晨自语,匣中双剑夜争鸣。

海洋虽然辞官归隐,但是雄心不减,笔耕不辍,多年来出了几本诗集和文史专集。难能可贵的是,海洋历来不屑于浮名利禄,从不在乎别人所看重的头衔和光环,只是在诗歌的田园里辛勤耕耘,以诗会友,自得其乐。邓星雨先生可谓是海洋的知音,先生对海洋诗作的评价给了我启示。我没有能力赏析海洋的诗作,却可以借诗论人,借此聊几句拜读诗作的体会吧。

孟子曰:“尽其心者,知其性也。知其性,则知天矣。存其心,养其性,所以事天也。”海洋将诗集定名为《心风十二月》,寓意可谓深远。一年四季轮回,阅遍风花雪月;人世沧桑巨变,历尽兴衰荣辱。一部诗集浓缩了作者的心路历程,从中可以感触到作者心灵脉搏的跳动。海洋为人豪爽真诚,无论是对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,都能一视同仁,平等相待,他的诗句多有这方面的描述。如《寄郁州故人》:

故情如酒味千般,浓烈轻醇雅俗间。

今夜贪杯人不醉,西厢残月照无眠。

作者在他乡与故交相逢,自然是酒逢知己千杯少,用不着寒暄客套,尽情开怀畅饮,醉不成眠,可能还会放喉高歌,归来后仍不忘以诗答谢。“浓烈”和“雅俗”烘托了故友欢聚不拘礼节的喝酒气氛,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。再如《乡聚》:

村酒一杯不胜情,衰翁老媪共偕行。

人前叙旧恐言错,私下轻声问小名。

作者身为一镇之长,应邀与年迈村民一道到乡下饮酒,自然能放得开。但是到了主人家中又怕叫错对方的名字丢了自己的身份,所以私下轻声打听对方的小名。不叫对方大名而直呼小名,不但显得亲切和平易近人,更能体现从政者的心细入微。

当今社会,为官政绩显著者易,清廉归隐者难。长期在官场做事,作者在这方面肯定有自己的切身体会。请看作者的《乡居》:

辞职回乡不计寒,常思避祸梦惊残。

无颜细说为官事,村妇错当上客看。

一个“寒”字让人不禁想起苏轼的名句:“我欲乘风归去,唯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”“避祸”二字透露了作者视官场为畏途的心态。如今虽然辞官为民,却不愿在公众场合炫耀过去的政绩。但是朴实的村妇仍然高看一眼,敬为上宾。对此,作者自谦愧对百姓,深感不安。一个“错”字含蓄委婉,耐人寻味。一首短小的绝句,把主客双方的心境和神态描写的如此传神,绝非一般笔力所能达到。

海洋长期在政府机关工作,自是政务繁忙。但是,只要有同学聚会,他从不推辞,每场必到。当然每次聚会都少不了饮酒赋诗,海洋便有了用武之地。请看《期待同学聚会》:

昨日书声满北窗,少年意气更无双。

一杯水酒洗残梦,月影移舟欲过江。

海洋自诩少年意气无双,绝不是目空一切,狂妄自大,而是才子本色的流露。同学情谊胜过兄弟,即使狂荡不羁也不算过分。再看《老同学四十年聚会》,似乎给人一种天马行空独往独来、诗兴大发醉酒难言的感觉:

和安湖畔别同窗,独自驱车下夕阳。

一瓣心香无处寄,哪堪回首向秋凉。

《同学聚会口占》一诗,更是显示了海洋旷达豪放的一面:

算来三万六千天,得意最多三五年。

向使看开身外事,桑田沧海有无间。

读此诗,会让人想起李白的名句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海洋对人生的感悟,既源于他的知识积累和文化底蕴,也与他的丰富人生阅历分不开。诗如其人。读海洋的诗,如饮琼浆美酒,醉人心扉,余香悠长,不忍掩卷。

海洋身上无处不散发出诗人的浪漫、豪爽、率真气质。以他顺风顺水的人生经历,似乎不会对咏史怀古诗产生兴趣。然而读了他几首咏怀项羽的绝句,却改变了我的看法。请看《过戏马台》:

残月坠西楚,秋风入末路。

英雄多少泪,哭向无人处。

古往今来,英雄的叱咤风云固然令人肃然起敬,但是英雄的穷途末路更是让后人扼腕叹息。短短二十字,意境雄浑,苍凉悲壮,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。又如《驻足戏马台》:

几废几兴戏马台,大王意气未曾衰。

向使秦宫烽火起,楚歌再唱渡江来。

读这首诗,不由让我们想起杜牧《题乌江亭》:“胜败兵家事不期,包羞忍耻是男儿。江东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来未可知。”两首诗对照来读,确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再如《访项王故里》:

楚河汉界久无存,犹谤刘邦草莽身。

不是伤怀思项羽,只缘横槊已无人。

刘邦打败项羽,建立了强大的汉王朝。但是古人并不以成败论英雄,往往对自刎乌江的项羽寄托了更多的同情。作者既对讥讽开国君主刘邦鸣不平,同时寄托了作者对英雄辈出的期盼。古往今来,咏史者绝非凭空而发,大多寄托自己的理想情怀和价值判断。海洋如此钟情楚霸王项羽,也让我们走进了作者的心灵世界。

元人杨载在《诗法家数》中说:“绝句之法要婉曲回环,……至如宛转变化,功夫全在第三句。若于此转变得好,则第四句如顺流之舟矣。”唐人绝句最重起承转合,往往一、二两句作铺垫,于第三句蓄势发力,第四句立意高远成为诗眼。如王维: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李白: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王之涣: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”杜牧: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以上所列俱是起承转合的典范之作。海洋研习绝句,自然以唐代大家为师。虽然不敢说升堂入室,但也精于此道。翻阅海洋诗作,不乏起承转合的佳句。试举数例为证:

浮生好梦总成空,满地夕阳带雨红。

开卷暗香拦不住,题花诗里有春风。

《读旧作》

书页翻飞一笑开,推窗放入暖风来。

一群小字芳心动,扮作蝇头出砚台。

《书斋春景》

最恨月宫无返程,银河尚有鹊桥生。

灵丹原是伤情物,谁解夜来捣药声。

《望月》

红烛轻声问细娘,为何夜半理红妆。

笑看镜中人不语,知是为谁画眉长。

《夜妆》

以上几首诗作构思精妙,清新明快,音律流畅,韵味悠长。即使放在唐人诗集里也毫不逊色。

最后谈谈海洋绝句锤炼字句的功力。

宋人严羽在《沧浪诗话》中说:“律诗难于古诗,绝句难于八句;七言律诗难于五言律,五言绝句难于七言绝句。”对此,明人胡应麟在《诗薮》中有不同看法:“谓七言律难于五言律,是也;谓五言绝难于七言绝,则亦未然。五言绝调易古,七言绝调易卑;五言绝即拙匠易于掩瑕,七言绝虽高手难于中的。”

五言绝句与七言绝句究竟哪一种更难写,千百年来众说纷纭。在海洋的诗集中,五言绝句虽然篇数不多,但不乏佳作。如《早课》:

肩荷明月去,手拽春风来。

未见晨钟响,山门已半开。

“荷”与“拽”字,将空中明月的流转和扑面而来的春风描写得如此惊心动魄,确是神来之笔。尾联构思奇妙,禅诗意境迭出,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。又如《梅花溪》:

梅落归何处?风衔向溪来。

莫愁花瓣少,入水成双开。

风衔梅花飘落在溪水中,描写已经非常生动了。花瓣入水之后随水势分流而下,清波荡漾,五彩缤纷,消逝在梅林翠竹之中,给人以别开生面的艺术感受。再如《对影》:

心碎无人知,情痴白发时。

相逢不敢语,怕诵少年诗。

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。以海洋的才情四溢和风流倜傥,想必少年时也有过自己的梦中人。无缘走到一起,只能将苦恋相思深藏心底。即使有诗书言情,也是秘不告人。虽时过境迁,彼此天各一方,但是岁月沧桑仍然难以消磨儿时的美好记忆。待到白首相逢,纵使有千言万语,也是难以诉说。此时脑海中浮想出少年时代的情诗,自然是五味杂陈令人心碎了。“碎”、“痴”、“怕”三字已被作者用到极致,恐怕再也难以找到其它的字词可以替代了。再看《秋梦》:

倚云入梦中,霜叶抱秋红。

荻花揉碧水,金菊钩西风。

“入”、“抱”、“揉”、“钩”几个动词连用,形象生动,各显异彩,同样表现了作者锤炼字句的功力。当然,在一首诗中过多地使用同一类型的动词,也不免有雕琢之痕。但毕竟瑕不掩瑜,只要在今后的创作中稍加留意就可以了。

海洋为人豁达,才华横溢。从政造福一方,作诗自成一家,在当今物欲横流、人心浮躁的社会,能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。写到这里,我想到了两句话:唯大英雄能本色,是真名士自风流。把这两句话用在海洋身上,恰如其分。海洋喜爱结交文友,天南海北,迎来送往,乐此不疲。古人云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。海洋辞官之后,更是风风火火闯九州,南海北国和戈壁沙滩都留下他的足迹,为他今后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。海洋天赋过人,又刻苦勤奋,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不久的将来,海洋会有更多的佳作问世。

不懂诗而言诗,恐贻笑大方。故直抒胸臆,借诗论人。虽信口雌黄,词不达意,也算是交差了。如能对读者了解作者及其作品稍有一点帮助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写于2020年11月1日睢宁

作者张舒亚,睢宁县诗词协会会长

  • 转载请注明 专栏|是真名士自风流
  • 本文出处: https://kxion.com/article/210.html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、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或修改。

提交评论

请登录后评论

用户评论

    当前暂无评价,快来发表您的观点吧...

更多相关好文

    当前暂无更多相关好文推荐...